产品中心

大钓哥导演:“我痛恨小确幸,但台湾却被逼得不得不小确幸”

大钓哥导演:“我痛恨小确幸,但台湾却被逼得不得不小确幸”

台湾人这些年沈浸在一片小确幸里,满足于微小却确实的幸福,却没大志向。

导演黄朝亮从做台湾节目开始,一路拍电影、电视剧,到近年赴大陆拍片,长路曲折走过许多不同领域,虽然打开了视野,却愈做愈挫折。他说:“我痛恨台湾人口中的小确幸,但慢慢发现,不是大家喜欢这种小确幸,而是整个国家、社会,逼得大家不得不如此,未来,台湾不会再出现王永庆、郭台铭这种人物,没了,不可能有了。”

黄朝亮是谁?圈内知道他是猪哥亮“大钓哥”的导演,之前还拍过“大尾鲈鳗”、“大喜临门”、“痞子遇到爱”,但往前回溯,10多年前,他却是八大各节目“勇闯美丽岛”、“大冒险家”、“大特写”、“世界第一等”的制作人或监制,当然这中间,他拍过许多电视剧,包括台湾及对岸的,娱乐圈的资历完整。

但努力拼搏一轮后,黄朝亮说了很泄气的话:“身在台湾,不只是该不该拼命去做的问题了,而是拚了命,也没那个机会,除非换个国家,才有可能成功。”“台湾的影视圈不是没有未来,只是你把自己的格局、观点和位置放在哪,如果你还是以岛内、台湾的想法为主,市场就这么小,那你的未来在哪?”

打个比方,印度片,观众看不懂、听不懂,又充满了文化差异,为何全世界卖了上百亿票房?换过来说,台湾人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(指对岸共同语言、共同文化),“我们自己却放弃了,这该怪谁呢?”他认为,以前台湾市场虽小,却没被打压,“台湾人现在的问题就在什么事都怪在被打压,怪WTO、怪中国,却从没怪自己没把事情做好。”

大家都说娱乐该跟政治拆开来看,但台湾今天没有钱给这批导演们拍出一部好的电影,当大陆出资,台湾导演去了对岸就会被骂。

去年,黄朝亮赴陆拍了“给19岁的我自己”,主角是林柏宏,幕后却是一票台湾工作人员,“大钓哥”的美术、造型,“军华乐园”造型,二个执行导演、成音等等都从台湾过去,整批人马合力完成作品,他说:“他们的待遇比在台湾好,更有银弹去落实手上每一分工作,但很吊诡的是,今天去大陆拍电影的人很少敢大声说话,但去美国、日本拍的人,回来就变台湾之光,作品政府欢迎你上映,想尽办法排播,但去大陆拍片,连上都不给你上,这就是差别待遇。”黄朝亮说,“娱乐与政治不是该分开看吗?如今台湾的问题是什么事都泛政治化。”

早年大陆很吃台湾口味,无论综艺、戏剧或电影,到了大陆都卖座,这几年大陆影视产业大幅跃进,作品已非吴下阿蒙,重点是观众群自我意识觉醒,黄朝亮观察,“有点像当年我们开始流行本土化,大陆受众也在关心周遭和自己相似的议题,这就是生活文化,而且,老实说,他们的影视作品就比我们进步许多,光是近期网剧的拍摄规模已非常惊人。”

台湾影视在自我局限下有没有未来?答案很明显了。

(★“udn星级评论”专栏内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。)


本文由:博亚体育app官网入口 提供

关键字: 博亚体育app官网入口 - 博亚体育首页 - 博亚App下载

 

上一篇:博亚体育app官网入口手机版下载:安心实时上工松绑 虎尾就业中心吁先申请再说

下一篇:纾困条例通过 许淑华列7点警告蔡政府:人命为重要有良知 - 政治 - 中时新闻网


|返回|